口述:那些男人们是我的“婚外减压阀”

  李晏44岁媒体记者

  周围的喧哗整日整夜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,周围的人都在拼命而奔。我感到我正夹在他们中间。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要跟着跑。我惟一能判断就是要跟上大伙向前跑,尽自己的力量向前跑。任何一个小小的差错和失误,我都有可能被“甩出主流”。

  因此,我什么也不想变化,也不能变化,我的精力、我的时间、我的收入,不可能让我再改变什么,这样的日子,如果没有他们,我可能撑不下去。

  李晏是某媒体的记者,这个报纸原来是一家很舒服的单位,坐着整个城市市民类报纸的头把交椅,改革潮下,几乎是一年之内就冒出若干家同类报纸,李晏所在的报纸只好投身市场,和几家新兴小报打起了对手仗,李晏随着这张报纸的各种改版措施,被迫卷入这场媒体市场争夺的“血战”,骤然从悠闲自在的“小资”变成了一个“奔命”的人。所以,和她约采访时间,大概就用了三四天,才落实。

  那日,在城北的一家“肯德基”店的角落里,约定的时间过了20分钟,她才风风火火赶来,她的样子算是典型的女记者造型,全身着休闲装,而且穿得松松垮垮,只有一件短款T恤很合体,裹住她丰满的身材,那T恤胸前的图案挺另类,颜色还特艳,居然还是今年时装前沿的流行色。T恤外面套着一个宽大的牛仔衣,袖子随便挽着。胳膊上露出一块类似潜水表那样的大表。食指和小指分别带着两只质地一般但式样粗犷的时装戒指,颇为抢眼,一条孔雀兰的牛仔裤,看料子穿的时间也不短了,但懂行的人能看出是好牌子,脚上着一双类似男款的棕色靴子,背包随便地挎在肩上,因为跑得急,看上去整个人好像一只披着无数配件的蓝鸟,那劲头真有点酷,让你有点惊异,这是40多岁的女人吗?

  我是有不少男性朋友,其实我交朋友是不考虑性别的,和谁玩得来,彼此看着顺眼就和谁好,我不知为什么,交来交去才发现最要好的都
下页    上页    全部    余下    
 
分享至:
good 424

发表评论

文明评论,重在参与

暂无评论!

为你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
关注微信 |  12月18日(二) 2:32

Powered by Kelin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