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婚夜 婆婆做法让我啼笑皆非

  编者按:婆媳相处自古就是一个很难的问题,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婆婆和媳妇之间总是存在着一道沟呢?下面的一篇文章同样是这样的婆媳问题,一起来看看吧!   吃罢晚饭老半天了,还没一个半大小子来闹房。婆婆坐在老式堂屋里,脸阴得想下雨。按当地的风俗,没人闹房是不吉利的,闹得越凶,来年小俩口的日子就越红火。我猜想:或许那个耳刮子甩得太响亮太干脆,那些愣头青不愿再来自讨没趣吧!我倒是想真真切切地欢呼一声——正如诗中所说:我想拉着你的手逃向初晴(不,应该是初阴)的田野,不畏缩也不回顾。我用眼角瞟老公,他正愁眉苦脸地偷眼瞟他的妈。他肯定在想回老家办喜事的选择是多么愚蠢。   在他老家办喜事很蠢   我拉他出来,说:演了一天戏了,出去走走如何?他凶我:你以为这还是在大西北,天高皇帝远没人管呀?人家又没拿你往床上撂,不就是亲亲抱抱嘛!我还不在意呢,你就把耳刮子甩人家脸上了。想学以前的贞烈娘儿们?行阿,把人家摸过的那个膀子砍掉喂狗!我的泪汹涌而出。听听!我还不在意呢!他见我哭了,慌了,手忙脚乱地哄,总算堵住了泄洪口。   粗鲁的闹洞房   夜已深了,告辞了姑们姨们舅们,走出公婆的屋子,我心头漾起阵阵紧张与兴奋交织着的热浪,发冷子似的。正想着美事儿,婆婆从后面叫住:今儿晚上有压床的吗?瞧这大喜日子连一个打诨的小子也没来,压床的也不来一个。你哥你弟结婚时闹洞房的小子们撞破头,压床压了三个晚上,每晚上都有三四个,现在可好   什么压床?老公赶紧拉我:压床就是找几个小伙子和新娘睡什么?!你别紧张,我也睡在床上。只是什么也干不成那些小子会不会敢吗?半真半假开几句玩笑,然后叠两个被窝,井水不犯河水。咱俩睡一个被窝?不,我自己一个,你们一个。我吓得扭头往厕所跑(没办法,一吃惊就肚痛)。   我想我从小规规矩矩,上了16年学,品行端庄成绩优良,响应党的计划生育政策
下页    上页    全部    余下    
 
分享至:
good 3

发表评论

文明评论,重在参与

暂无评论!

为你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
关注微信 |  12月18日(二) 2:32

Powered by Kelin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