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鬼的脚跟

夜,静如止水。
  我坐在床沿上,身穿成亲那天的大红嫁衣,静静地看着紧闭的房门。门无声地开了,我的心紧了紧,放眼望去,屋外没有月光,依然漆黑一片,但我感觉到,有人进来了。
  魔鬼的脚跟民国五年,七月十五 ,雨。
  今天是我嫁到冷家的第三天,我站在屋檐下,听雨点打在瓦片上所发出的叮叮声,那些雨水顺着瓦当之间的空隙,细流一般落下来,砸在泥地上,溅起一串水花。
  我叫方羽,三个月前还在省城里念大学,那时,身穿青蓝色校服的我是多么光彩照人,无忧无虑,可就在我尽情享受青春美好时,忽然一道晴天霹雳,父亲生意失败,心脏病发作去世了。为了偿还他生前所欠的债务,我不得不休学回到家乡,嫁到这荒凉偏僻之地。
  冷家的祖屋是一栋古式庭院,有长长的走廊和雕梁画栋的阁楼,花园又大又深,假山石桥林立,长满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。
  听说一直到光绪年间冷家都还是京城里的显贵,但后来不知怎么得罪了宫里的主子,被人陷害,枝叶凋零,家业衰落,最后不得不搬来这乡下地方,到现在已是三代单传。
  我所嫁的,就是冷家大少爷冷子君。
  虽说是明媒正娶嫁过来的,但对我来说这和卖身没什么两样,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我那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的夫君。还记得新婚之夜,我盖着红巾坐了整整一个晚上,泪水湿透了衣襟,但他还是没有来。天亮时,我松了一口气,也不知是喜是悲。
  少奶奶。一声低沉的呼唤,我转过头,见到一袭青衣。
  他是冷家的大管家,在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人气的大院子里工作了三十年,到现在已是长须胜雪,两鬓白霜。
  张老爹,有什么事吗?我问。
  夫人让您过去
下页    上页    全部    余下    
 
分享至:
good 2

发表评论

文明评论,重在参与

暂无评论!

为你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
关注微信 |  12月13日(四) 15:40

Powered by Kelin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