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情书如何做到无师自通?

     情书

     情书,真正说起来,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体裁。再没有比这更容易的体裁了。

     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”不算诗,不算文,拿文学的标准看,就是欠拍的苍蝇,毫无营养。但是你说它是情书,就完全不一样了。鲁迅也不敢多说半句。

     情书就是这么件任性的事,你无法说它写得好不好。因为情书的读者只有一个——当然有的大神也有很多。但一般来说,只要这个读者觉得开心,那这情书就是天下最美妙的文章。要这个读者如果不开心,就情书就算是曹植代笔,也是白搭。

     情书是不能以文学标准来衡量的。情书是表达为王,情感为王。其他的靠边站。就是文盲,也可以口述,写出天下最好的情书。

     大家所说的不会写情书,无非在于,不知能怎么用文字组织语言。

     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回到诗经”上。诗经当然更难懂,但是诗经的三大绝招是通用的,赋、比、兴。用到情书,最适合不过。

     赋、比、兴,三种最原始,最基本的文字表现形式。每天都会被用到。

     说简单点,赋,就是开门见山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比如:我喜欢你。这就是赋。

     比,就是各种比喻,对比,衬托。比如:你比花儿还要漂亮。这就是比。

     兴,这个相对难一点。也是区别情书有没有文采的关键所在。

     古龙是起兴的一流高手,他最擅长就是以兴的手法快速营造情景和氛围。比如:冷风如刀,以大地为砧板,视众生为鱼肉。万里飞雪,将穹苍作洪炉,溶万物为白银。

     所谓兴就是切入正题之前,先描写一些其他的东西,比如环境,比如天气,比如你在街边看到的一只小花猫。总之就是在酝酿一种氛围,先把读者带入到一种情景里,再表达你想说的话。

     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,兴,就像是电影里的配乐。每次要煽情之前,都是配乐先起,有了先声夺人,煽情的告白才有了适合的情绪载体来流露,才更感人。

     

     

     高晓松写过一首歌,就叫《模范情书》,为什么他敢叫模范情书。因为情书的套路都差不多,他这首,从写法上就是典型的教科书式,称之为模范,也说得过去。

     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

     我是你初次流泪时手边的书

     我是你春夜注视的那段蜡烛

     我是你秋天穿上的楚楚衣服

     我要你打开你挂在夏日的窗

     我要你牵我的手在午后徜徉

     我要你注视我注视你的目光

     然后默默告诉我初恋多忧伤

     这城市已摊开他孤独的地图

     我怎么能找到你等我的地方

     我像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

     在大街上琴弦上寂寞成长

分享至:
good 4

发表评论

文明评论,重在参与

暂无评论!

为你推荐

刷新 换一批

关注微信 |  10月21日(日) 4:34

Powered by Kelink.Com